怎样申请杠杆买股票 埃隆·马斯克密友如何乘特斯拉的“东风”成为亿万富豪

发布日期:2024-07-07 22:22    点击次数:99
格拉西亚斯表示:“马斯克就像是投资界的迈克尔·乔丹。”

图片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投资者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结识了马斯克,并早早投资了特斯拉。这一点,以及对解决制造层面问题的关注,成为了他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

六年前,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经历了一段艰苦岁月,而他的朋友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他是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也是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在那段时间里证明了自己既是他的好友,又是宝贵的问题解决者。

2018年夏天,格拉西亚斯和马斯克正在为了提高特斯拉Model 3的产量而夜以继日地工作,同时还要解决供应链和制造方面的问题。每天晚上仅有几小时的睡眠时间,他们就睡在工厂车间外的相邻会议室里。现年53岁的格拉西亚斯将其描述为一项“全员007”行动,称这是他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两人很少离开工厂,甚至用隔壁的杂货店里买的蛋糕为马斯克庆祝47岁生日,因为时间不足以体体面面地来个派对。

格拉西亚斯是一位美国中西部土生土长的投资者。

2005年,他通过自己的风投公司Valor Equity Partners成为特斯拉的首批机构投资方之一,并在大约三年后开始投资SpaceX。之后近二十年里,格拉西亚斯亲力亲为的投资策略和对马斯克公司的押注得到了回报。

据《福布斯》估算,他现在已经跻身亿万富豪行列,这主要归功于他的特斯拉股票以及他于2001年创立的管理资产达 142 亿美元(监管资产)的 Valor Equity Partners 公司的其他投资。

一路走来,他与马斯克成为了一起滑雪、一起全家度假的好朋友。(“如果我们不和孩子们一起去度假,我们就见不到他们。当时的工作就是那么忙。”格拉西亚斯说。)马斯克也投资了格拉西亚斯的Valor Equity Partners公司,在其第一和第二只基金中投入了200万美元,这无疑为该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可信度。

格拉西亚斯拒绝讨论自己的身家,也拒绝接受本文的采访。但他曾在法庭诉讼中承认,他通过投资马斯克的几家公司(包括特斯拉、SpaceX和SolarCity)积累了“足以传承的资本”。

格拉西亚斯的朋友、共同投资者和投资组合公司的高管们都认为他是一个紧张、严格,而且总是在工作的人。“安东尼奥无疑是一个非常成功、非常有影响力,但却默默无闻的投资者,”送货无人机制造商Zipline的CEO凯勒·里瑙多·克里夫顿(Keller Rinaudo Cliffton)这样评价说。

他们认为,格拉西亚斯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愿意替被他投资的公司收拾烂摊子。

Valor有一个20人的“规模团队”来全职帮助投资组合公司。他的制造专业知识和对认知科学的热情——后者是受到他神经外科医生父亲的启发——促成了Valor对早期和成长阶段公司进行投资的背后战略,这些公司包括农产品交付商Misfit Markets、人工智能数据公司Dataminr和国防软件公司Anduril。

今年2月,在佛罗里达举行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格拉西亚斯这样描述自己与马斯克的关系:“我们不可能都是天才工程师,但我们可以把垃圾扫出去。我们很擅长做这个。”

格拉西亚斯出生于密歇根州底特律,父母都是移民,父亲来自印度,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母亲来自西班牙,是一名训练有素的药剂师,曾经经营过一家内衣店。格拉西亚斯上中学时,他的母亲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进行了第一笔投资——价值300美元的苹果股票,他至今仍持有这些股票。

有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初,他在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学习国际经济和金融时,曾向俄罗斯出口避孕套,之后获得硕士学位,并于1993年毕业。之后,他在高盛集团工作了两年,又进入芝加哥大学学习法律。

学习法律期间,格拉西亚斯创办了一家名为MG Capital的投资公司,这个名字来源于他母亲名字的首字母缩写。MG Capital一开始更像是一家收购公司,利用格拉西亚斯从家人、朋友处筹集来的40万美元以及他在高盛时期的收入和银行贷款,收购陷入困境的小型制造公司,将它们扭亏为盈并出售以获取利润。

他收购的第一家公司是位于加利福尼亚的一家电子电镀厂,在那里他亲身实践学习运营,飞行于芝加哥和洛杉矶之间,还亲自在工厂车间里度过了不少时光。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人怎么亏很多钱的故事,”Zipline的CEO克利夫顿回忆起格拉西亚斯告诉他这个故事时他的反应。“有多少法学院的学生会买下一家即将倒闭的工厂?这着实让人震惊。”

格拉西亚斯表示同意。他于2022年在播客Invest Like The Best上说:“只有24、5岁、超级天真的人才能做出如此傻的事情。”但他补充说,他们在出售之前将那家公司的收入从1000万美元增加到1.25亿美元。

从法学院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格拉西亚斯的投资轨迹。1999年,他的一位法学院同学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后来成为Craft Ventures联合创始人)在软件和支付初创公司Confinity工作,于是格拉西亚斯的MG Capital对这家公司进行了投资。Confinity随后与马斯克的支付公司X.com合并,并最终更名为PayPal。

PayPal于2002年初上市,并于当年晚些时候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结果是,MG Capital对它的投资最终获得了最初三到四倍的回报,也为他带来了更有价值东西:与马斯克的情谊。

几年后,也就是2005年,马斯克联系了格拉西亚斯,询问他的公司(当时MG Capital已经更名为Valor Equity Partners)是否会参与特斯拉的B轮融资。格拉西亚斯答应了,并参与了当时1300万美元的融资,而那一轮融资对特斯拉的估值仅为3500万美元。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Valor向这家电动汽车公司总共投资了约1500万美元,即便当时特斯拉还没有推出功能性产品,电动汽车也还没有明确的市场。Valor的团队最终投入了大量时间,试图降低特斯拉首款车型Roadster的供应链成本,并帮助制定其最初的销售计划。格拉西亚斯随后于2007年加入特斯拉董事会。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Valor开始投资SpaceX,在该公司成立大约六年后投入了2500万美元。从那时起,格拉西亚斯的公司通过每个Valor基金都向SpaceX进行了投资,资金总额至少为5亿美元,现在价值近50亿美元。(据报道,SpaceX目前的估值为1800亿美元)。此外,Valor还投资了马斯克经营的其他公司,包括向SolarCity(特斯拉于2016年收购)投资2400万美元,向Neuralink和The Boring Company各投资1500万至2000万美元。

多年来,为了弄清楚为什么他的一些投资会成功而另一些会失败,格拉西亚斯从他的神经外科医生父亲那里获得了灵感。他开始阅读认知科学研究,最终用“亲熵”这个流行词来总结他的投资策略。根据Valor的一位前高管的说法,该术语的意思是,“熵”或混沌是常态,而“实际上颠覆行业并导致混沌”的技术会经历艰难的周期。

到2021年,格拉西亚斯在特斯拉的个人股份的价值增长到约10亿美元,这要归功于这家电动汽车公司的股价飙升、特斯拉慷慨的董事薪酬以及Valor公司派发的丰厚利润。例如,根据法庭文件,Valor风险基金将50%的利润分配给普通合伙人。Valor在2011年上市后退出了特斯拉的持股。

此后,格拉西亚斯出售了价值超过2.5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其中一些在他2021年离婚时归前妻所有;他剩余的大部分股份都由子女信托持有,《福布斯》将其计入他的净资产。截至2021年10月,当他从特斯拉董事会卸任时,99%的股份还是贷款抵押品。(《福布斯》将特斯拉质押股票折价25%,这是特斯拉允许董事以其股票为抵押借入的最大比例。)

这位马斯克的长期密友离开特斯拉董事会的部分原因是监管机构向特斯拉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善公司治理。有人批评格拉西亚斯与马斯克关系过于密切,无法担任特斯拉的首席独立董事,因为格拉西亚斯与马斯克的关系远远超出了商业交易,从那些滑雪度假就可见一斑。(其他三位特斯拉独立董事也辞职了。)

他与马斯克的密切关系也让公众怀疑他与马斯克收购推特(现更名为X)有关。据The Information报道,在马斯克入主推特后,Valor帮助处理了其大规模裁员,虽然这本该是首席财务官的职责。在特斯拉董事会成员批准马斯克的巨额薪酬方案之际(虽然特拉华州法官在1月份驳回了这一方案),格拉西亚斯也是当时的董事会成员之一。关于他们的关系和格拉西亚斯职业生涯的许多细节都来自格拉西亚斯在审判中的证词。

法庭文件中还引用了一条格拉西亚斯在2022年发给马斯克的短信,格拉西亚斯在与马斯克谈到言论自由时引用了他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教父》中的一句台词:“无论如何,我百分之百支持你,我们将奋战到底”,表明他将与马斯克并肩作战对抗其他人。

在2022年的法庭上,格拉西亚斯将马斯克描绘成一位超级英雄,一个他紧紧跟随的英雄。格拉西亚斯表示:“马斯克就像是投资界的迈克尔·乔丹。而我来自芝加哥。”在法庭上,他一再称赞马斯克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和产品天才。(格拉西亚斯在特拉华州法院指控马斯克薪酬过高的案件中出庭作证,因为在批准薪酬方案时,他是特斯拉薪酬委员会的成员。)

与马斯克的关系可能帮助格拉西亚斯在他的前两只基金实现了高于 20% 的年平均回报率,并募集到越来越多的资金。其后的第四和第五只基金主要投资了非马斯克的公司,如床垫公司Eight Sleep、视频游戏软件Genvid和保险公司AgentSync(PitchBook的信息显示,格拉西亚斯是前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根据格拉西亚斯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称,Valor的第六只基金即将完成募资,需求非常强劲;其20亿美元的募集目标已经被超额认购。未来,Valor关注的一个重点是国防和安全领域,部分原因是格拉西亚斯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感到担忧。

2022年12 月,Valor牵头为 Anduril公司筹集了15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该公司生产人工智能武器和其他以国防为重点的硬件和软件,同时其联合创始人帕尔默·卢基(Palmer Luckey)也是一位极具争议的人物。

特雷·斯蒂芬斯(Trae Stephens)是Anduril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Founders Fund的合伙人,该公司也投资了许多Valor投资过的公司。他表示,Valor在Anduril业务硬件方面的日常参与不仅有别于Founders Fund,而且与风险投资市场的其他公司也不太一样。

“实际上,在做出了第一笔投资后,他们就派出了一个团队与我们一起每天工作,帮助我们在硬件和制造方面做好准备,”斯蒂芬斯告诉《福布斯》,并称Valor还会在零星订单进来时帮助管理库存和交付。

同样毕业于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的斯蒂芬斯也强调,格拉西亚斯的国际关系背景也让他在决定投资哪些公司时会考虑地缘政治力量及其微妙影响。

但格拉西亚斯也非常务实,他知道Valor可以如何帮助这些被投资的公司,就像它早期对特斯拉所做的那样。

“我们要处理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是反复出现的问题,但对于首次创业者来说,这是第一次,”格拉西亚斯在“Invest Like The Best”播客上说道。“我们会降低风险。我们会减少痛苦。我们会提高速度,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可以帮你解决。这就是你选择我们的原因。”

文:Phoebe Liu

翻译:Vivian怎样申请杠杆买股票





Powered by 炒股入门知识-炒股app下载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09-2029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